中国自动化网 - 网上交易平台 !

商业资讯: 行业动态 | 自动化要闻 | 企业新闻 | 产品新闻 | 产业视点 | 企业专题 | 会议快报 | 展会新闻 | 自动化百科 | 故障维修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商业资讯 > 技术专题 > 10000亿芯片进口替代浪潮!对话中环股份董事长:拼命地自动化、高薪化、工业4.0

10000亿芯片进口替代浪潮!对话中环股份董事长:拼命地自动化、高薪化、工业4.0

信息来源:coaoo.com  时间:2018-12-25  浏览次数:79

编者按

2018年,改革开放40周年。40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各行各业都涌现出一批世界型企业,其中的佼佼者大多已登陆资本市场,成为A股、港股,甚至是美股的明星公司,成为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成就的一张张名片。

为了探索挖掘这些企业的高质量成长之路,证券时报包括旗下媒体平台全景网、新财富、中国基金报等,走访全国各地优秀上市公司,与上市公司高管进行面对面对话,实地调研采访,各媒体平台通过视频、音频、图片、文字等多种形式,推出“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主题系列报道。

第八十四站中环股份

在硅材料领域深耕逾30年,中环股份(002129,股吧)的业务版图围绕单晶硅向纵深发展,光伏发电、半导体等主要板块联手贡献近百亿元年收入,公司将如何迎接工业4.0的到来?

光伏发电平价上网的前景如何?

本期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在行动,证券时报社常务副总编辑周一对话中环股份董事长沈浩平,共话光伏产业的发展之路。

证券时报社常务副总编辑周一(左)

中环股份董事长沈浩平(右)

历经行业风浪 下降通道坚挺更显企业实力

周一:在半导体、新能源这个行业里面大浪淘沙,经过这么多轮以后,中环一直坚守在里头,而且走在行业领先地位,在这个过程当中,您觉得咱们公司把握了哪些关键的节点?抓住了哪些机会?

沈浩平:我想,中环可能首先能在大风大浪,最后活到现在,很重要有这个因素,我们公司就贯彻这两个,就是坚决杜绝Office engineer、Office manager,所以说我们成长起来的年轻工程师、年轻管理者,基本上在一线时间没有低过三分之二,它需要工匠,这个行业的特质。第二个,我想,中环可能做得早,我们1983年就进入光伏行业,1985年我们开始跟夏普配套,应该说很早就走出去了,在这个过程中,硅的周期,大规模的硅材料的周期,已经有四五次了,每一个大的周期变化,价格波动都应该超过300%,换句话说,任何在上升通道过程中,表现非常优异的都其实不是成绩,不是一个绝对实力的表征,其实一个企业更能坚持体现的,它在下降通道,在谷底中还能存在,还能发展,作为企业来说,你在这个产业链中到底处在一个什么位置?在技术创新里面,你真实的贡献是什么?在商业化创新里面,你真实的贡献是什么?而且这个贡献是行业性的,还是局域性的,这个要看得很清。中环应该说历史上这五次,我们大都经过,保持一种谦虚的心态面对市场,保持一种工程师工匠的心态,可能会更好,否则摔死的是自己。

周一:咱们公司经历这么多轮大浪淘沙,不管是在半导体领域还是光伏能源这个领域,有哪些核心竞争力?

沈浩平:核心竞争力,我觉得我们至少在中国,在区熔法我们是有全球创新能力的,2015年福布斯,中国公司2015年有三个公司进去,中环排在第52,我们自己看,我们的技术创新能力很强,区熔法的创新,我们跟老外,一点没拷贝老外的技术,这是一套独特的路,同样都是8英寸,他的8英寸和我的8英寸内涵不一样,但是结果大家可能得到一个结果,但是路是不一样来得到的,这方面,我们三家,包括全球这三家,包括德国和日本,包括我们,互相都非常尊重,这是第一,在光伏上,我自己认为,从2002年以来,没有什么重大技术,主要是围绕着单晶的,不是中环创造的,我还真不知道哪项技术不是中环创造的,所有的重大创新全都是我们创立出来的,没有一个不是。2002年,我们把多线切割这个东西带到这个行业来,这是中环应该说对全世界和全中国的贡献,2008年我们开始做金刚线切割,到2012年,我们把它在全球率先产业化,做了一个很大的工厂,这是从切片技术,包括清洗技术、插片技术,这个行业里面,围绕着晶片的切片技术,母的技术没有一样不是中环做出来的,单晶的更别谈了。

周一:接下来这个行业里面还会不会有一些重大的原创技术创新出来?

沈浩平:光伏行业颠覆性的技术创新,它已经快到一个成熟的行业了,未来更多的是要靠集约化的生产和工业4.0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改善品质了,换句话说我们认为大规模的创新。

周一:告一段落了。

沈浩平:创新不是无止境的。

中环股份董事长沈浩平

周一:这些年下来,中国的集成电路芯片进口是很大的一块,可能达到一两万亿人民币,一直是靠进口的,中环在这块有没有什么布局可以慢慢的替代一部分进口?

沈浩平:我们是这么来理解,全世界集成电路产业的兴起,本质里面还是从美国兴起的,第一波的集成电路企业大多是美国公司,到现在美国公司也很厉害,大概二十年前,这个产业开始在转移,就转移到了日本、韩国、台湾、东南亚,但是由北向南,技术含量不一样,日本最好,韩国第二,台湾第三,东南亚,这是所谓的IC产业的大转移。第三轮转移很明显,就在往所谓的大中华区,这个转移的根本理由就是因为市场在这儿,集成电路也得市场导向,换句话说,我们从产业的本质来看,这种转移不以国家意志和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或者转移是不可抗拒的,只不过作为我们中国大陆的企业,我们中国企业应该利用这次机会,像日本企业一样,利用好这个转移,把这面旗接着扛下去。这里面,我个人觉得,我们只是全球产业链中的一环,心态应该首先健康,它本质是一个商业行为,也本质是一个全球布局行为。

周一:第三波浪潮,咱们公司做了哪些布局?来迎接第三波浪潮的到来?

沈浩平:第一个,拼命地少人化、自动化、高薪化、工业4.0,这是必须来这么做的;

第二个,很多人都在这个行业里玩,开始在往寡头汇聚,我们开始从游击战要走到阵地战里面;

第三个,在产业定型,光伏行业开始在成熟了,这个行业的规模应该是最终会过渡到半导体硅材料一样,少数寡头游戏,而不是千军万马,因为只有少数人的效率才更高,资源浪费才最少,市场波动才最小。

不管中环股份在光伏材料产业还是半导体硅片产业,就必须要进入到几个前三里面去,你的产业规模进不到前三,你再好的技术也没用,因为什么事得有个金字塔结构,技术没有量支撑,那叫什么技术?屠龙刀,天下无龙可屠。

周一:咱们中环好多的产品、技术跟国外的产业链有深度的融合,这个路线你是怎么去选的,为什么国内这方面也有很大的市场,但是咱们的产品在出口海外市场的占比还是不低。

沈浩平:中国的工业化,特别是半导体、工业4.0、或者说互联网+经济的情况下,我们工业3.0、工业2.0都没做好,这个客观存在,我们的规模很大,但是我们的工业质量和企业质量相比国际先进水平来说,应该是有结构上差的,一些经验是差的,差的就是劳动生产率,劳动生产背后有很多因素来支撑起来,随着产业转移过来以后,不光是一个技术,还有商业理念、企业管理、企业运营文化,对知识产权的认知这方面,我觉得可能还是有个学习的过程。

产品品质和成本决定竞争力

经历多个行业周期,光伏行业如今依旧面临整体产能过剩的困境,加上政府补贴下降、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以及行业调整的冲击,中环股份希望用过硬的产品质量和不断扩张的产能继续扩大市场份额。

周一:531有个新政,补贴退坡比较大,这个对咱们公司今年冲击会比较大?或者对整个行业。

沈浩平:预料之中吧,531以后实际上按我们的统计数据,不准确,全国的其他硅片公司开工率好像没有超过六成的,中环股份是没有一天不是百分之百。

周一:你是怎么做到的?

沈浩平:市场景气的时候,中环在让利,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客户在支持中环,这是第一,在商业行为里面。第二,中环从来也是推动客户成功。第三个,中环品质还是好的,品质应该说是第一的,硅片品质,这个好像没有人再争议吧。

周一:政治因素,包括中美贸易摩擦会不会对全球在半导体这个行业的第三波转移浪潮,影响它的进程?

沈浩平:客观地讲会,我自己的观点,它有影响,但我认为不是某个人挡得住。《侏罗纪公园》里面有个话,叫生命总要找出路。

周一:咱们今年这么大一个行业政策调整,你的客户里头有没有什么变化?

沈浩平:没有大变化,还增加了,我想我们这个月 11月、12月,我会把明年的90%的合同快签完了,就是我们产能的。

周一:那意味着这个行业洗牌过程中,你的市场份额有可能还在提升。

沈浩平:那百分之百的,我知道下坡路怎么走,他们不知道下坡路怎么走。

周一:走好下坡路,有什么经验给大家分享一下?

沈浩平:其实没什么经验,就是中国人的仁义德信,做企业如此。你看2017年,在价格疯涨的时候,中环在市场价格拼命往下拉,同样,在市场下坡的时候,中环又是市场价格的跟随者,我总试图把这个振动、波幅平缓一点。上多高、下多深、山有多高、河就有多深。

周一:现在这个行业,主要的硅料、单晶片、多晶片,电池片好像价格下降的幅度都很大。

沈浩平:是,没有平价上网前,我认为这是常态,2019年下半年,或者2020年什么时候平价上网了,那个时候,我想才是真正的价格。很多光伏行业认为自己在市场里,其实你没在市场里,你是在一群人的计划经济,在能源局大的计划经济的下市场参与者,光伏行业不是市场行业,还没到。

周一:你预计什么时候能到?

沈浩平:我们觉得很近的,用不了几年,也许一年。明年或者后年,也就是这个时候,不会再远了。2020年 平价上网没有什么问题,至少在西部、中部没有问题,东部可能更早。

周一:平价上网以后,这个行业格局,您能不能展望一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竞争格局?大家靠什么来竞争?

沈浩平:品质第一,成本,因为你高于这个成本了,首先,你的资格是你的成本,你的份额是取决于你的品质。

周一:咱们现在总的产能达到多少?

沈浩平:如果中环在管理的创新和工业4.0的推动以及其他弄完,也许能够30G。产能不是静态的,产能是在不断被优化的。集成电路在这个方向会投120、130亿,投资其实也200多亿了,它三大项目,切片项目、组件项目、集成电路项目。这个产业园,我们希望能做到二三百亿的产值,肯定会到。

证券时报社常务副总编辑周一

中环股份董事长沈浩平

与证券时报社记者合影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全景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本信息真实性未经中国自动化网证实,仅供您参考